头条阅读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新闻 |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小说吧 鬼故事 原创 推荐 恐怖小说 微小说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头条阅读 -> 鬼故事 -> 上世纪惨遭封杀的真实灵异事件!惊悚慎入!(转载)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上世纪惨遭封杀的真实灵异事件!惊悚慎入!(转载)

作者:烟霏羽
    由于乡村的居住者不多,阳气比较弱,所以总会有很多诡异的灵异事件发生,而且都特别的恐怖,楼楼在这里把排行前十的恐怖传闻做个汇总吧,胆小勿入哦…

    
    人死为重,死者为大 , 入土为安。    
    死人是万万不能冒犯的 , 当年我因为淘气 , 在一座新坟前捣乱,因此差点丢了性命!

    小时候 , 我是村子里有名的淘气王,经常带着小伙伴们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不是偷人苞米就是偷砸人家玻璃 , 可谓是无恶不作。    

    这天,我们几个小伙伴儿在后山玩捉迷藏 , 一群人玩到天都黑了下来,这才想起到了饭点儿。    

    一群人只好往家里走去,平日里我们都走的大道 , 可是今晚天已经黑了下来 , 若是我们走大道的话 , 回到家要很晚了。    

    我提议要走小道回去 , 这样能节省不少时间。    

    大家都很赞同我的想法。    
    几个小伙伴儿便抄了近道回家,走着走着,不知谁喊了一声:“那边有光。    ”

    我扭头看去 , 发现我们旁边不远处的树林里有火光闪动,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座新坟 , 坟前还摆着贡品 , 贡品两旁点了两根蜡烛 , 刚才这火光就是这两根蜡烛发出来的。    

    我本性就淘气,当时就带着玩味的笑容问道:“你们谁敢跟着我过去看看。    ”

    几个小伙伴儿纷纷摇头,都不敢吭声。    

    我得意的笑道:“一群胆小鬼,这都不敢过去。    ”

    人群中的大胖不服气的说道:“苏灿 , 你要是胆子真大,你就过去把那些贡品吃了,我们就服你!”

    当时我的胆子在村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了,听了大胖的话,我几乎都不带犹豫的,转身几步就走了过去。    
    坟前摆放的不过是一些瓜果贡品,我随手抓起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 , 张口就咬了下去。    

    低头一看 , 发现贡品前面还放着两杯酒,我怕大胖他们不服气,拿起一杯酒,仰头呲溜一口就喝下去了 , 伴随着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我丢下手里的苹果,得意洋洋的跑了回去。    

    “怎么样,服气没有,我不光是吃了贡品,我还喝了酒!”

    大胖四处看了看,可能是天黑心虚了,便连连点头说服气了。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抄了近道便回家去了。    

    回到家之后,我不知怎么的就发起了高烧 , 只记得吃完饭就迷迷糊糊的躺在了床上。    
    那会儿我胆子大,一个人睡一间屋子。    

    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 , 我看到床前坐着一个女人 , 这个女人穿着红色的衣服 , 头上顶着红盖头 , 背对着我,一动不动的。    

    我那会儿没多想,下意识的就问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家?

    这女人也不说话 , 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看到这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就害怕 , 一个劲儿的想赶她走,可是任凭我怎么说,她就是不肯动弹 , 我气的想用脚踹他 , 但是身子一动也动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 我感觉到一只温热的大手摸在了我的额头上 , 紧接着我娘的声音传来:“呀,他爹,娃儿发高烧了 , 还一个劲儿的在这里胡言乱语呢。    ”

    当时我立刻反驳道:“我没胡言乱语,这个女人在咱们家不肯走,我想赶走她!”

    我娘愣了愣,四处看了看,说哪有什么女人啊?

    我看着坐在我床边上的女人 , 说就在我床前坐着呢 , 娘你快把她赶走。    

    我娘听了 , 脸色顿时一变,眼泪婆娑的抱起来我,给我裹上厚厚的衣服就出门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村里的大爷爷家里。    
    大爷爷是村里的白事先生 , 主要负责村子里的堪舆点穴,白事知宾等丧葬活计。    

    见我醒了,大爷爷上前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烧算是退了。    ”

    我娘在一旁顿时松了一口气。    

    接着大爷爷问我说昨晚经历了什么。    

    大爷爷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脸的皱纹深如沟壑,双眼也早已浑浊不堪,但是面色依旧红润 , 说话铿锵有力。    

    我不敢隐瞒大爷爷 , 如实将我昨晚在床边看见那个穿红衣服盖红盖头的女人的事情告诉了他。    

    大爷爷听罢,眉头顿时一皱,说道:“灿灿,这种事情可不敢瞎说,昨晚你真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坐在你床跟前了吗?”
    我如实的点点头。    

    我娘从小就疼我 , 她听罢这话,眼泪就又流下来了,我爹在一旁训斥说婆娘家就知道哭,一点事儿都成不了。    

    “大伯伯,昨晚我看的真真儿的,灿灿床边什么都没有,他不会是发烧烧傻了吧?”

    大爷爷摇摇头,犹豫片刻,缓缓说道:“我看灿灿八成是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爹一直闷不做声的在一旁抽闷烟,听到大爷爷这么一说,他顿时抬头一脸的紧张。    

    “啥?”
    大爷爷摆摆手 , 说应该不碍事,应该是哪个小鬼看上我了 , 想缠着我 , 让他给我驱驱邪 , 叫叫魂就没事了。    

    听大爷爷这么一说 , 爹娘才算松了一口气,大爷爷在村子里素来有威望,他的话一般比较有信服力。    

    大爷爷所说的驱邪叫魂 , 我之前见过一次。    

    邻村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自家奶奶上吊死了 , 长长的舌头,凸起的眼珠子,这死相被小孩看到以后 , 当时就把这小孩儿给吓得屎尿屙了一裤裆 , 然后这小孩儿从那天开始就变得痴痴傻傻的 , 见人就知道傻笑个不停。    

    后来小孩的父母带着小孩来大爷爷这里给看了看 , 大爷爷穿上一身奇怪的衣服,又唱又跳的,没过一会儿 , 这小孩儿果然好了。    
    等小孩儿清醒以后大爷爷问他这么多天干啥去了,小孩哭着说一直跟她奶奶在一起了,被他奶奶用绳子绑着到处流浪。    

    后来大爷爷说 , 其实是小孩儿的奶奶放心不小小孩儿 , 死后就把小孩七魂三魄里的一魄给带走了 , 七魂三魄少了一魄,小孩儿自然就变成傻子了。    

    不过我这情况和那小孩儿不一样,大爷爷要怎么和我驱邪呢?

    大爷爷说让我父母先回去,等明天再来,保准帮我瞧好。    

    我父母对大爷爷千恩万谢一番之后 , 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便回去了。    

    他们回去之后,大爷爷也不管我,说等吃了晚饭再帮我看。    

    听大爷爷的意思,昨晚坐在我床边的是个女鬼,我想想就害怕,一害怕就哪里也不敢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 , 大爷爷让我简单吃了点饭 , 吃饭的时候,他抓起一把生糯米,洒在了我的饭碗里,然后给我搅匀了 , 说让我吃下去。    

    看大爷爷毋容置疑的语气,我尽管有些不情愿,最后还是强忍着把这碗夹生米饭给吃下去了。    

    等到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大爷爷又穿上了一身奇怪的衣服。    

    后来我才知道,大爷爷以前是道士,他穿的这身衣服就是道袍。    

    大爷爷在院子里用香灰摆了一个八卦阵,然后让我坐在了阵法里面。    

    接着他便拿出一枚五帝钱,像模像样的念了几句咒语,然后拿住一张黄符 , 刷刷刷几下,把那枚五帝钱包在了黄符里面 , 塞给我 , 让我攥着。    

    然后大爷爷拿着桃木剑 , 又唱又跳的。    
    过了一阵子 , 我忽然感觉手里的黄符特别烫手,一个没忍住就将黄符给丢了出去。    

    “呀,好烫!”

    我龇牙咧嘴的说道。    

    大爷爷面色一冷,低头看向被我丢在一旁地上的黄符 , 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因为那张黄符不知道怎么回事 , 竟然变得漆黑无比,就像是被火燎过的一样。    

    大爷爷抬头看着我,问道:“你如实告诉大爷爷,你到底得罪了什么?”

    看到大爷爷这么严厉 , 我当时差点哭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 ,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大爷爷过去把门打开 , 进来三个人。    

    看到这三个人 , 我顿时就愣住了。    

    来的这三个人是大胖的父母和大胖。    

    不过大胖这会儿脸色通红,一动不动的躺在他爹的背上,就好像死了一样。    

    看到这里 , 我更害怕了。    

    大胖娘进来就哭着喊着让大爷爷救救大胖。    

    大爷爷忙说别着急,先说明原因。    

    大胖娘哭的和个泪人儿似的,一抽一抽的给我们说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昨晚大胖回到家整个人就不对劲儿 , 一开始他总说自己累 , 大胖娘也没多想 , 就说吃完饭赶紧滚去挺尸。    
    我和大胖不过是十多岁的年纪,那会儿正是挺能闹腾的时候,没想到大胖吃完饭,真的乖乖睡觉了。    

    今天一大早 , 大胖爹娘有事出远门了,心想着大胖这孩子脸皮厚,俩人不在家,大胖去谁家都能蹭顿饭,也不至于饿不着。    

    结果俩人回到家,看见大胖还在睡,大胖娘觉得不对劲 , 就过去叫了一下他。    

    结果大胖娘一碰大胖 , 发现他的身子像炭火一样烫手。    

    一开始他们以为大胖发烧了,就骑着自行车去邻村赤脚医生那里去看了看。    

    结果到了那里,又是打针又是吃药,大胖非但没有退烧 , 反而烧的越来越厉害了。    
    那赤脚医生见没了法子了,再加上他也比较迷信,便提议说让他们来大爷爷这里看看,兴许是撞邪了。    

    然后两口子就火急火燎的背着大胖赶来了。    

    说完这些,大胖爹一抬头刚好看到了我,便问道:“灿灿你怎么在这里,昨天大胖就是和你一起出去玩的,你们去哪了?”

    他们这么一问,我这才想起来昨天傍晚那件事。    

    大爷爷也看向了我,目光灼灼:“灿灿 , 实话告诉爷爷,昨天你们去哪了?”

    当时我毕竟是个小孩子,本来就压抑了一天了 , 再加上看到大胖这个样子 , 我顿时就吓哭了 , 便哭着道出了实情。    

    尤其是听到我吃了那座坟上的贡品 , 喝了酒以后,大爷爷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的。    

    最后,大爷爷气得狠狠一跺脚:“你给老子闯大祸了你!”

    第二章 大胖出事
    不用大爷爷说,光是看我和大胖的样子 , 就知道是闯了大祸了 , 看着大爷爷生气的样子 , 我吓得更不敢出声了。    
    大爷爷叹了口气 , 说那是做新坟,估计人是刚死没多久,人刚死怨气本身就重 , 我们还在这个时候去动人家的贡品,和人家的酒 , 加上我们年龄小,身子弱,被鬼缠上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说完这些 , 大爷爷转身到屋里取来一些香火纸钱 , 打着老式手电筒 , 让我引路 , 去山上一趟,先到到那座坟再说。    

    我心中又惊又惧,看着大爷爷严肃的脸 , 也不敢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大胖娘留下来照看大胖,大胖爹和大爷爷 , 我们三个人打着手电 , 迎着半夜冷飕飕的风 , 出了村子一路村北的山上行去。    
    好在我记性好,根据昨天回来的路,很快就找到那座新坟了。    

    这座坟不知道被谁建在了半山腰上,树林里黑漆漆的 , 惨白的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星星点点的洒进来不少。    

    周围时不时传来几声夜猫子的叫声,显得极为的毛骨悚然,要不是一直紧紧拽着大爷爷的衣角,恐怕我早就吓得腿都软了。    

    走到那座坟跟前,大爷爷冷哼一声,喝道:“跪下!”

    我不敢违抗,双膝一曲,直接就跪在了坟墓跟前 , 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大爷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香 , 点着之后,对着坟墓拜了几拜,然后开口说道:“小孩子不懂事,惊了您的大驾 , 莫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如今小孩子也吃了教训了,适时收手就好,对不住,对不住啊。    ”

    说完,大爷爷又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磕头!”
    说完,大爷爷又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磕头!”

    我不敢违抗,伏在地上噔噔噔连着磕了三个响头。    

    见我磕完头了,大爷爷又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纸钱,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之前按事儿就是个误会 , 给您老烧点纸,不够了回头再给您烧 , 大人不记小人过 , 孩子还小 , 莫要一般见识。    ”

    说着说着 , 大爷爷就愣住了,我抬头看了一眼,便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打火机冒出的火苗儿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变成了幽幽地绿色 , 而大爷爷手里拿的纸钱,却怎么烧也烧不着。    

    大爷爷放下手里的纸钱 , 抬头对着跟前的坟墓好言相劝:“莫要一般见识了。    ”

    反复尝试了几次,依旧无果,最后大胖爹也试了几次 , 还是那个样子。    

    大爷爷急得团团转:“这是不肯收啊 , 严重的话 , 会要了大胖的命的。    ”
    听到这话 , 大胖爹也被吓得不行,忙说大伯你一定要救救大胖啊。    

    大爷爷思来想去,最后一狠心 , 仿佛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闭眼开始念起了咒语,因为声音太小 , 我听不太清 , 只能隐约听到一阵如梵文般的咒语。    

    过了一阵子 , 大爷爷重新睁开眼,拿出打火机试了一下,火苗又变得正常了起来,纸钱很轻松也被点着了。    

    烧完纸钱以后 , 大爷爷不放心又让我磕了几个头,我们一行三人这才下山去了。    

    回去之后,大胖正睡在大爷爷床上呢,这会儿呼吸已经平稳了许多,面色也恢复了正常,不过还在沉睡中。    

    大爷爷摸了摸额头,说大胖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 , 让他们抱回去就行了 , 明天应该自会醒来的。    
    大胖爹娘对着大爷爷感谢了一番,便背着大胖回去了。    

    等他们走后,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凌晨时分了。    

    大爷爷让我今晚在他家睡了就行 , 明天我再回家。    

    大半夜的我也不敢回家,只好跟着大爷爷睡了。    

    睡觉的时候,大爷爷告诉我,以后见到新坟万万不可再上前捣乱了,这次幸亏发现的早,若是发现的晚了,没准我和大胖的小命就没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我还没睡醒,大爷爷家的大门就响了起来。    

    砰砰砰的砸门声直接把我吵醒了。    

    大爷爷问了句谁啊 , 外面传来大胖娘的哭喊声,说大胖出事了。    

    听到这话 , 我腾地一下就坐起来了,大胖又怎么了?

    大爷爷不敢耽搁 , 披着衣服就出门去了。    

    我也穿好衣服跟着大爷爷出门去了 , 开门一看 , 大胖娘这会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和个泪人儿似的,看的我心中一紧。    

    跟着大胖娘一路小跑的到了他家 , 刚一进门,一股刺鼻的味道顿时就传了过来 , 我忍不住捂上了鼻子。    

    朝里看去,我忍不住吃了一惊。    

    昨晚回去的时候,我看大胖的脸色还好好的 , 今早不知道怎么回事 , 大胖的脸竟是变得发紫了起来 , 脸上死气沉沉的 , 竟是了无生机,和我小时候见隔壁李老太太死后的样子竟是分外的相似!

    不光如此,大胖的床前还放了一个脸盆,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污秽 , 想必是大胖呕吐出来的,刚才进门那股腥臭的味道,想必就是这盆子里的东西散发出来的。    

    大爷爷上前摸了摸大胖的脉搏 , 稍稍松了一口气 , 想必大胖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接着大爷爷便问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 昨晚都上坟前给人道过歉了,回来大胖的烧也退了,怎么今早又成了这个样子?
    原来,昨晚大胖爹娘把大胖背回来之后,大胖醒了一阵子 , 醒了之后一直喊饿,大胖娘见他醒了,便高兴的说儿子你想吃啥,娘去给你做。    

    结果大胖说自己想吃香灰。    

    两口子一听这话就愣住了,最后还是大胖爹率先反应过来,说大胖你个混小子,刚一醒就吓唬你爹是吧,香灰那玩意儿能吃吗?吃那玩意儿不得噎死你啊!

    结果大胖打死就那一句话 , 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想吃香灰!看大胖的样子 , 两眼瞪的溜圆,一点儿不像看玩笑的样子。    
    两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两口子总觉得这大胖不像是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儿子,这个大胖给人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尤其是他的眼神,被人一盯就感觉浑身发冷!

    最后大胖爹硬着头皮说你个混小子,赶紧睡觉吧,明天还得下地干活儿呢!

    大胖娘放心不下大胖,于是就到厨房给他擀了一碗面条,还给加了两个鸡蛋,回来见大胖又睡着了,便悄悄放在了他床头的桌子上 , 自己回屋睡觉去了。    

    结果两口子半夜的时候,听到自己屋里有动静 , 开灯一看 , 两口子顿时被吓得半死。    
    大胖不知道什么摸黑跑到了他们的房间里 , 更吓人的是 , 大胖这会儿半拉脸惨白惨白的,嘴里还在不停的咀嚼着什么。    

    俩人定睛一看,大胖跟前摆放的,就是平时供奉财神爷的香炉!

    而他这会儿正一把一把的从里头掏香灰往嘴里塞呢 , 脸上抹的到处都是香灰,这也是一开始为啥大胖看起来半拉脸惨白的原因。    

    看到这里 , 大胖爹就气不打一处来,抄起鞋底啪啪几下抽了大胖屁股几下,要在平时 , 大胖早就裂开嗓子哭了 , 但今儿个 , 大胖完全对他爹的抽打不理不睬 , 就好像挨打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    
    结合大胖之前发高烧以及怪异的眼神,大胖爹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最后两口子死拽着,才把大胖给拽开了 , 然后一人一边,把大胖死死按在床上,没一会儿大胖才沉沉睡去。    

    大胖睡着了 , 两口子可睡不着了 , 俩人合计着 , 明天说啥也得找大爷爷给好好看看,家里就这一个独苗儿,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结果早上天刚亮,大胖突然一下就吐除一坨东西来 , 这东西奇臭无比,熏得俩人差点也跟着吐了出来。    

    最后俩人看没了法子了,大胖爹就起床给大胖收拾吐的污秽,大胖娘就去找大爷爷了。    
    等我们来了,看到的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大爷爷听罢,也是急的不轻,在屋子里不停的拉回走动 , 似乎这个事情对他来说非常的棘手。    

    最后大爷爷一跺脚 , 说可能大胖这孩子命里有一劫,看来那新坟里的主儿一时还不想放过大胖了,这事儿我是真没能力再管了。    

    听到大爷爷说管不了了,大胖娘扑通一下就跪下了 , 死死抓住大爷爷的衣服,哭着喊着让大爷爷救救大胖,他们家五代单传,可不能在大胖这里断了!

    大爷爷好不容易才劝住大胖娘,并解释说,他管不了了,但是他认识比他道行更高的人,他可以请那人来帮忙。    

    听到这话,大胖娘忙擦了擦泪水,说那咱们现在就去请那人来吧。    

    这时 ,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大胖爹忽然开口了:“大伯,有件事儿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第三章 道士张胖子
    大爷爷问哪里不对劲了?
    大胖爹指了指我,说为什么昨晚吃贡品搞破坏的是苏灿,最后遭罪的确实他家大胖呢?

    这一点都不符合常理啊!

    大爷爷摇摇头 , 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想 , 已经远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 , 至于为什么出事的是大胖而不是灿灿 , 要等我请那高人来了再说。    ”
    大胖爹点点头,觉得大爷爷说的有道理,于是俩人便简单收拾了一下 , 大胖爹骑上家里的摩托车,载着大爷爷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大胖依旧昏迷不醒 , 我有些害怕,没敢久流,便回自己家去了。    

    回到家 , 娘见我回来了 , 高兴的问我是不是好了。    

    我摇摇头 , 说大胖快死了 , 一想到大胖因为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娘忙安慰我,说到底怎么了 , 快给娘说说。    

    我只好把昨晚和今早发生的事情一直不落的告诉了我娘。    

    我娘听罢,也是一阵后怕,忙安慰我说没事的 , 等我大爷爷请来那人 , 一切都会没事的。    
    到了中午的时候 , 我吃完午饭,听到爹娘在里屋吵架,我娘还哭了,好像是因为我 , 最后我爹说了句“造孽啊”,气的摔门出来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才终于收到信儿,大爷爷领着一个道士回来了!

    我娘听了,一脸欣喜的抱着我就去了大胖家。    

    这两天我和大胖的事儿早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我和大胖被厉鬼缠上了,有的说大胖就是被我害死的 , 甚至还有的传言说大胖早就死了 , 现在附在他身上的是个鬼。    

    正所谓人言可畏,尤其是农村这种地方,表面上大家伙儿看起来邻里之间挺和睦的,一旦你出了事情,真正帮你的能有几个?
    到了大胖家 , 门外和院子里黑压压全是看热闹的人,这些人一个个伸长了脖子,都想看热闹,但是真正想去帮忙的,却一个都没有。    

    我娘带着我挤进人群里,见大胖家院子里摆了一张桌子,出了大胖爹、大爷爷和村长李志明以外,还有一个看上去邋里邋遢,蓄着大胡子的大胖子。    

    另一边 , 大胖娘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她边做饭边抹泪儿 , 想必心里一定记挂大胖极了。    

    见我来了 , 大爷爷忙对旁边那大胡子说这就是我说的灿灿。    

    大胡子见到我 , 瞪着眼睛看了我几眼,说就是你小子惹的事儿啊?
    大爷爷在一旁忙说小孩子不懂事 , 师弟你一会儿就劳烦给这俩娃好好看看吧。    

    大胡子挥了挥手,道:“不急不急,饿了一天了 , 我先吃饭再说。    ”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大胡子就是大爷爷请来的高人。    

    说起来 , 这胖子算是大爷爷的师弟,早年的时候,大爷爷曾在青云山林山观做过一阵子的道士 , 他这一身看风水驱邪煞的本事就是在哪林山观学的 , 不过他没做多久 , 算是一个半瞎子 , 所谓半瞎子使我们这里的方言,意思就是会一些皮毛的意思。    

    这大胖子从小一直在林山观做道士,会的东西自然比大爷爷多很多 , 同时也精很多。    
    后来大爷爷告诉我,这大胖子本名张天顺,道号一戒 , 人称张胖子。    

    没过一会儿 , 大胖娘就把家里刚宰的鸡给炖成汤端了上来。    

    这张胖子也不客气 , 断过汤盆儿,一个人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没过一会儿,一盆香喷喷的鸡汤 , 就被他连肉带汁儿的给造的干干净净的。    

    一连打了三个饱嗝儿,张胖子这才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嘴里叼着一根剔牙棒,瓮声瓮气的问了我几个问题。    

    无非就是之前大爷爷问我的那几个问题,张胖子听罢,说法什么的都和大爷爷差不多。    
    最后爷爷说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不然大胖也不会到现在都昏迷不醒了。    

    张胖子若有所思 , 最后“哦”了一声 , 接着又说道:“那要这么说的话,估计这坟就他娘的不简单了,既然这坟是葬在你们村后的,想必一定是你们村里的人 , 自己村子里的人死了,对自己村的小家伙儿都这么狠,看来这人生前是个狠辣的主儿啊!”

    张胖子顿了顿,又问:“后山那坟,葬的是什么人啊?”

    张胖子这话一出,大爷爷想了想,顿时愣住了,接着看了看大胖爹,大胖爹也是一脸的茫然,再看坐在对面的村长李志明,三个人都有些蒙了。    

    “不对啊!”大爷爷率先反应过来 , “这两天我没听说村里谁家死了人啊,况且这周围村子都有自家的祖坟,好端端的谁会把这座坟给葬在咱们村的后山上啊!”
    李明志也跟着附和道:“对 , 大伯说得对 , 就算是外村的人葬在咱们后山上,不可能咱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张胖子笑了 , 道:“怎么着,难不成这坟头儿是它自己长出来的不成?”

    李明志身为村长 , 有外村人把死人葬在自己村的地盘儿,估计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便起身对着那些看热闹的人问道:“各位乡亲们 , 我打听个事儿啊,咱村后山上,这两天你们有谁瞧见过有发丧的葬在那儿的没有?”

    大家一开始是一脸的茫然 , 接着纷纷摇头说没见过。    

    “怪了!”大爷爷挠了挠头,“昨晚我和灿灿去的时候,见明明是一座新坟啊,埋了绝对不超过三天!”

    “得 , 咱一个个儿的在这儿干讨论也没个啥结果。    ”张胖子站起身来 , 伸了个懒腰 , 继续道:“咱还是去那座坟上看看去吧。    ”

    于是一行几个人便上了后山 , 走了没多远,张胖子见屁股后面跟了这么多看热闹的村民,顿时不乐意了:“这么多人都别跟着 , 再跟着大爷我不去了。    ”

    张胖子这性子有些怪,但是人是大爷,村长李志明只好把大家都遣散了 , 只有张胖子、大爷爷、大胖爹和村长以及我 , 共五个人上了山。    

    到了山上以后 , 走了没两步就到了那座坟那里。    

    远远地就能看出来,这坟的确是一座新坟,上面的土都还新着呢。    

    胖子走近一瞧,见坟前还摆放着前两天我见到的贡品什么的 , 地上还有昨晚大爷爷烧剩下的纸钱。    
    张胖子左右看了看,又围着这坟头左右转了几圈儿,低头想了很久,最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紧接着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极了。    

    张胖子神秘兮兮地说道:“我猜测不错的话,你们这八成是被人给阴了啊!”

    大爷爷一脸不解地问道:“师弟,为什么这么说?”

    张胖子哼了一声,指着树林说道:“你们看,这是一片树林是吧 , 但是你们仔细看看,这他娘的是一片什么树林?”

    我看了看身旁的树 , 这种树在我们这里很常见,是槐树。    

    “槐树……?!”大爷爷听罢,顿时嘴巴张的老大,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树本属阴 , 槐树更是阴木中阴气最盛的树木,墓穴勘点最忌讳的就是周围有槐木,想不到这坟竟然葬在了这一片槐木林里,这更是丧葬的大忌啊,当初勘点墓穴的人,该不会是什么都不懂吧?”
    张胖子冷笑一声:“哼,对方不是什么都不懂,而很精通这个,看这墓穴的位置,平八三五 , 前槐厚阴,此地必出厉鬼啊!”

    “啊?”一开始他们两个的对话我们听的云里雾里的,听到最后张胖子说了一句此地必出厉鬼 , 我们顿时明白了七八分了,难不成这坟里埋了一个厉鬼啊!

    “这人他娘的就是想在这里养出一个厉鬼来 , 不过这人究竟想干啥 , 胖爷我一时半会儿还真他娘的猜不出来。    ”张胖子抓着胡子 , 眉头紧锁。    

    “道长,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大胖啊。    ”大胖爹在一旁越听越心惊 , 最后忍不住上前对张胖子说道。    

    张胖子笑笑,说道:“你家那小家伙儿好说 , 这个你不用担心。    ”

    张胖子又咧嘴看向了我,从他的笑容中,我读出了一丝玩味的意思 , 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几步。    
    “那个小胖子估计是暂时没啥事儿了 , 但是这小子吃了人家的贡品 , 还他娘的喝了贡酒,估计十有八九是跑不了了!”

    大爷爷见我害怕 , 忙护在我身前,说道:“师弟,别吓着孩子 , 这种玩笑可不敢瞎开。    ”

    张胖子摇摇头,道:“师兄啊,看在刚才那盆鸡汤的份儿上 , 我就实话和你说了吧 , 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儿养个厉鬼到底是干啥的 , 不过这小家伙儿吃了这里的贡品,那真是没跑了!”

    “那可不行,你得救救灿灿!”大爷爷顿时不乐意了。    

    张胖子点点头,有些不耐烦的说:“救,一定救 , 放心好了。    ”

    说完,张胖子便让我脱掉衣服,给他看看有什么异常没。    
    会儿虽然我是个小孩子,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得一丝不挂的,难免还是会害羞的。    

    一开始我有些扭捏,最后张胖子不乐意了 , 一把把我抓过去 , 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    

    他把我浑身上下看了一遍,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最后他有些不死心,一把抓起我的脚,看了一眼顿时摇摇头说道:“得 , 没救了,死期都写上了。    ”

    第四章 银元和信封
    我以为是张胖子在唬我,可是当我看到大爷爷和村长李明志一脸惊奇的眼神的时候 , 便挣脱张胖子的手 , 掰着脚 , 顿时看到几个血红血红的字。    
    丙戊年 , 七月十五子时,林!

    “这什么意思?”我惊恐地喊道。    

    “今年便是丙戊年,七月十五,便是那鬼节。    ”张胖子摇头晃脑地说道 , “也就是明天,明天子时便是你的死期了!”

    说完这话,我从张胖子眼神中读到了一丝失望之色。    
    最后我怎么回去的已经记不清了 , 当我把我在山上的遭遇告诉我娘之后,我们娘俩一时没忍住,顿时抱头痛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 , 只记得哭的头昏眼花的 , 周围有不少看热闹的人 , 这些人一个个看我的眼神中 , 除了一丝怜悯,还有一点点的冷漠,旁边则是我娘跪在张胖子跟前 , 不停地给他磕头,祈求他能救救我。    

    胖子似乎是不想救我,被我娘缠的有些烦了 , 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的姑奶奶啊 , 不是我不想救你家小家伙儿 , 而是脚底板上都被写上死期了,脚底板上这叫啥知道不,这叫血封泉涌,这是必死的!”
    我娘哭的撕心裂肺的,死死拉着张胖子不松开 , 最后是村长他们几个连拉带劝的才把我娘和张胖子给分开的。    

    求张胖子无果,我娘只好背着我一瘸一拐的回家了。    

    回到家,见我爹正在院子里低头抽闷烟,我娘哑着嗓子喊道:“你儿子都被人下了死咒了,你还在这里抽烟,你到底管不管你儿子的死活了?!”

    抬头一看,我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也是刚哭过的。    

    知道自己的死期 , 自己一点作为都没有 , 也没人肯帮助自己,这种感觉想必是最难受,最无力的吧……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娘紧紧的抱住我,给我讲我小时候的童谣 , 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关于我的死,对我娘的打击是巨大的。    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精神恍惚了起来,我小时候溺水的那件事她给我讲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夜深了,我娘才拍拍我说灿灿你睡吧,娘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死的。    

    我看着我娘,说娘你干嘛去?

    我娘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没事,睡吧孩子,等你睡醒了 , 就一切都好了。    ”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我娘说这话以后 , 我的困意竟真的上来了。    
    这晚我做了一个很熟悉的梦 , 梦到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子依旧坐在我的床边 , 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 , 这个女子是面对着我的,我睁大眼睛,想看清这个女子长什么模样 , 但是不管我怎么看,就是看不清楚这个女子的模样 , 只能看到她白皙的皮肤,纤细的手指,看到这个女子 , 我的心里除了恐惧之外 , 竟然还生出了一丝丝的激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 , 我翻个身醒来 , 天已经亮了,我躺在我家的床上,我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做起身子来 , 忽听“哗啦”一声,我身边不知何时竟放着几块银元。    

    我拿起一个来,仔细看着 , 发现这不是我们今天用的硬币 , 以前我在大爷爷家
    见过类似的 , 大爷爷说这是袁大头,民国时期的货币。    

    我数了数,一共二十块袁大头,我有些不解 , 低头再看,发现袁大头下面压着一封红色信笺。    

    好奇心驱使我拆开了信笺,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繁体字,因为我那会儿刚念书没几年,简体字还识不太全呢,更别提这繁体字了。    

    一觉醒来床边忽然多出二十块银元和一封信,我心知这肯定有什么蹊跷 , 便穿上衣服拿上银元和信笺 , 想去找我娘和大爷爷。    

    结果刚走出大门,就被一个人给撞了满怀,这人力道很大,撞的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我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肩膀 , 定睛一看,来人竟然是村里的李大胆。    

    李大胆这会儿正气喘吁吁的,见到我以后,一把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苏灿,你爸呢?”

    刚才我只想着找我娘和大爷爷了,这才发现我爸也没在家,于是我便说我爸不在家。    

    大胆见状,便说:“苏灿,快跟我去趟后山,你娘出事了!”

    “咋了 , 出啥事了?”听到我娘出事了,我心里头“咯噔”一下 , 想起我娘昨晚在我临睡觉之前和我说的那句话来,难不成我娘去那座阴坟那里了?

    容不得我多想 , 大胆连拖带拽的就拉着我急匆匆地朝后山去了。    
    远远地还没到后山 , 便能看到后山半山腰上一大群人在那里围观 , 我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爬到半山腰,挤进人群里的时候 , 看到眼前的一幕,心里越发的不安了。    

    我看到我娘正背对着我 , 直挺挺地跪在坟前,一动不动的。    

    我喊了一声,我娘一动不动的。    

    走到我娘跟前 , 看到她的样子 , 我一个没忍住 , 身子一个踉跄 , 扑通一声跪在了她跟前。    

    我娘面色发青,双眼死死瞪着我身后的这座坟,面目早已了无生机 , 两行血泪顺着她的眼角滑了下来。    

    “娘!”我再也忍不住了,抱住我娘,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大爷爷摸摸我的头 , 把我和我娘拉开 , 声音也有些哽咽 , 道:“灿灿,别哭了,到大爷爷这里来。    ”

    一夜之间,我娘就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了一具尸体 , 这事换做谁,也接受不了。    

    大爷爷拍了拍我,给我道出了实情。    

    今早他和张胖子想来这里再看看,没想到远远的就看到我娘跪在这里了,一动不动的,想必是昨晚就已经死了。    

    我终于明白我娘昨晚为什么那么和我说了,昨晚她一定是趁我睡着以后 , 来这里想找这个鬼求情的 , 想不到非但没有求下来情,还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    
    一想到我娘因为我死了,我就心如刀绞,当初因为自己一时捣蛋 , 害得我娘为我而死,大胖也不知道醒了没有,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忽然,站在一旁的张胖子见我手里拿着一张纸,不动声色地从我手里拿了过去,看了几眼之后,又看到我手里拿着的银元,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他娘的,老子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大爷爷站起身来 , 忙问道:“怎么回事儿,说说!”

    我也忙擦干泪水,起身看着张胖子 , 等着他的下文。    

    张胖子反倒是不着急说话了 , 他把从我手里拿过去的那封信笺递到大爷爷手里。    
    大爷爷接过信笺眯眼看了几眼 , 一开始他的神情有些疑惑 , 紧接着是惊讶,最后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上面的意思是,灿灿和女鬼定下了婚契?”

    张胖子点点头,从我手里拿过那二十块银元 , 说道:“而这便是聘礼,我之前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在这里建这么一座阴坟 , 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建这个坟的人,就是姜太公钓鱼,他娘的愿者上钩啊!”

    “那他脚底上的字是怎么回事?”大爷爷问道。    

    “哼 , 我要没猜错的话 , 估计就是这小娃娃和那女鬼的婚期吧!”张胖子玩味的笑道 , “这鬼娘们儿还真他娘的会选时间 ,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阴气最盛,是厉鬼最厉害的时候。    ”
    听他们两个的意思,难不成要我娶了这个坟里的女鬼吗?

    怪不得 , 怪不得我一直做梦梦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盖着红盖头的女人,原来这就是那个女鬼啊!

    我娘就是她害死的,要我娶了她,门都没有!

    我大声喊道:“不,我不要娶这个女鬼!”

    张胖子阴测测笑道:“小娃娃,你可有福了 , 想不到还未成年 , 就有了一个鬼媳妇儿 , 若是把这媳妇儿伺候好了,看谁还敢欺负你!”

    大爷爷忙拉了一下张胖子,摇摇头说道:“师弟,灿灿他娘刚死了,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灿灿再死了,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张胖子点点头 , 一脸正色的说道:“死人和活人定婚契,那这个活人也活不了了,看在这个小娃娃刚死了娘的份儿上,我就好好帮他一把吧!”

    我娘的尸体被村长李明志吩咐了几个人给抬回了我家里。    

    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我娘的尸体是要停放三天的,我也穿着孝服守灵三天。    

    家里的灵堂很快就搭起来了,我娘的尸体还没装进棺材的时候,张胖子忽然一把拉住我 , 把我拉了出去。    
    看着面前这个肥胖邋遢的背影 , 我心底生出一些恨意,看他今天说帮我的意思,应该是之前就有帮我的能力,但是他就是不肯帮我 , 如果他一开始就帮我的话,我娘也不会死,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张胖子拉着我出了家门,忽然回头看着我,说道:“小家伙儿,道爷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冷冷说我叫苏灿。    

    张胖子点点头,笑道:“好名字,道爷我喜欢。    ”

    “我们这是要去哪?”放着我家里的丧事不管,我不知道张胖子要带我去哪。    

    第五章:林若雪
    “当然是帮你了!”张胖子在前面自顾自的走着。    
    “怎么帮?”我问道。    

    张胖子反倒是不答话了,看他走得路 , 竟是又向着后山去了。    

    果然 , 张胖子又带着我来到了这座阴坟这里。    

    张胖子站在坟墓跟前 , 把那二十块银元递给我 , 对我说道:“小家伙儿,之前不是道爷我不肯帮你,而是当时我误以为是别人给你下了血封泉涌的咒 , 那是个必死的咒,就是太上老君来了 , 也救不了你,后来我看到那纸婚书,才明白了 , 原来这女鬼是想着让你娶她 , 既然这样的话 , 就好说多了 , 不过你若是真娶了她,最后还是会死的。    ”

    我不明白张胖子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更不知道他再次带我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你拿着这些银元 , 围着这坟墓转圈吧,转一圈对着坟头磕一个头,一共二十块银元 , 二十个圈 , 二十个头 , 数数每一圈走了多少步,这女鬼肯不肯放过你,看你造化了!”

    看张胖子一脸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唬我,应该是真心想帮我。    

    但是我还是不太乐意 , 因为我娘算是他间接给害死的,可是一想到我娘因为我死了,才换来张胖子肯帮我,我这个时候若是再不配合的话,我娘岂不是白死了?

    不情愿归不情愿,但我还是要听张胖子的话。    

    围着坟头转了一圈儿,我一心里默默数了数,是八步 , 按照胖子说的 , 我紧紧攥着银元,转完一圈之后,对着坟头磕了一个头,然后起身接着转圈 , 转完第二圈,我就发现不对劲了,一直到第三圈转完,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坟头一共就这么大,我转了三圈,我努力让自己的每一步跨度都差不多,但是第一圈却走了八步,第二圈走了十三布,第三圈又走了九步。    

    我每走一圈 , 都会告诉张胖子我走了多少步,来来回回二十圈眼看就快要走完了 , 站在一旁的张胖子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    

    在我走完第二十圈的时候 , 还不待我告诉张胖子走了多少步 , 一直闭着眼的张胖子忽然摆了摆手 , 说道:“不用说了,十五步。    ”

    我心中大为惊讶,胖子一直闭着眼睛的 , 我走路的声音也不大,他是怎么知道我走了十五步的?

    胖子睁开眼,让我伸出手来 , 把银元给他看看。    

    我将银元摊手拿出来,眼前的一幕再次让我惊讶不已。    

    我发现我手里的银元,不知道什么时候 , 上面星星点点的竟然布满了红色的斑点。    

    “哼 , 喜钱,看来她是真不打算放过你了!”
    接着 , 胖子给我解释了一下。    

    我一共走了二十圈 , 每走一圈的步数他都加了起来,二十圈不多不少,刚好是一百九十六步。    

    我不明白这一百九十六步是什么意思 , 张胖子又继续给我解释。    

    倘若我走个一百九十五,一百九十四步,这还好说 , 就代表女鬼放过我了 , 可偏偏九十一百九十六步 , 从大年初一开始算,到七月十五这天,不多不少,刚刚好是一百九十六天 , 每一步便代表每一天。    

    “那你的意思就是,今晚我必须要娶了这女鬼了?”

    张胖子点点头。    

    “喜钱在手,跑你也跑不了了!”

    “那要怎么办?”先不管我娶了这女鬼是不是真的会死,就算不会死,我也绝对不会娶了她的,仅凭害死我娘这一点,我就一定要找机会给我娘报仇!

    张胖子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好了,道爷我对付这一个孤魂野鬼,还是不在话下的 , 绝对保你活蹦乱跳的见到明天的太阳。    ”

    说话的时候 , 我看张胖子的另一只手微微发抖,虽然嘴上不肯服输,他的身体已经出卖他了。    

    我猜测今晚这件事,对张胖子来说,非常的棘手!至少让他感到害怕了!

    不知为什么 , 知道张胖子不行了,我竟有些释然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张胖子,这个女鬼叫什么,心想就算是死,也要知道自己是被谁害死的,不然岂不是白活了。    

    张胖子拿出那封婚书,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说道:“林若雪 , 嘿,还别说 , 这名儿还挺不错的 , 没准到时候你能娶个大美人儿呢 , 虽然是个女鬼 , 但也不赖了。    ”

    张胖子这会儿又开始没了正形,甚至就连我正十岁刚出头的小孩子也不放过。    

    我俩还没到家门口,老远就见大胆叔又急匆匆跑来了。    

    “道长 , 又出事了,阳子他爹不见了!”

    张胖子听完,看了我一眼 , 然后问道:“怎么回事,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这么不见了?”

    大胆叔说不知道啊,今早我娘这事儿来找就没找见人,刚才家里家外 , 村子里都找遍了 , 愣是没找到我爹的人影。    

    张胖子抓了抓脑袋 , 说道:“那可不行 , 得赶紧找去,这小家伙儿刚死了娘,他爹可不能再找不到了。    ”

    听到张胖子这么一说 , 我心里泛出一阵暖意,看来这张胖子也不是铁石心肠,兴许之前他真的以为我是必死的呢。    

    从中午一直找到天黑 , 村子里 , 山上都找遍了 , 我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踪迹也寻不到,问村民们,大家伙儿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 , 都说今天起就没见过我爹的影。    

    一天时间,先是我娘死了,再是我爹也失踪了,我顿时再也忍不住了,又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大爷爷抱起我,安慰道:“灿灿不哭,你爹娘没了 , 还有大爷爷呢 , 以后你就跟着大爷爷。    ”

    其实大爷爷不是我亲爷爷,往上数三辈我们俩都没啥血缘关系,只是按照村里的辈分,我应该叫他一声大爷爷 , 而我爷爷奶奶,早就在我爹小时候就去世了。    

    眼看着天黑了下来,那些帮忙的人,渐渐都走了,只剩下张胖子和大爷爷以及村长李明志三个人了。    

    一开始李明志也想走,最后被张胖子硬生生的给拽下来了,说一会儿有需要他的地方,李明志这才很不情愿的留下来了。    

    期间我想起了大胖的事情,便问张胖子大胖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 毕竟大胖这情况也是因我而起,我心里还是挺内疚的。    

    张胖子只是一句我不用担心 , 但是没事儿 , 就没话了。    

    大爷爷在一旁叹了口气 , 说大胖到现在还没醒呢 , 都一连昏睡了两天了,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再看张胖子的样子,还是那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 若不是这人是大爷爷请来的,看着还有些本事,我真怀疑这张胖子是个骗吃骗喝的二流子!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 , 张胖子忽然站起身来,说该忙活我的事情,说话的时候 , 张胖子一脸的肃穆 , 他的神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 用一个形容词来说 , 胖子一脸的紧张,如临大敌一般!
    张胖子先是让村长去捉一只活公鸡来,吩咐完了又拿出一个小布偶来,问了我的生辰八字以后 , 张胖子取出毛笔,认认真真地把我的生辰八字写在了上面。    

    还别说,张胖子这字儿写的还真可以 , 工工整整 , 字体娟秀 , 若不是亲眼看到他写的,真怀疑这是个大姑娘写的,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胖子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写完字以后 , 村长李明志也抱着一只发蔫的公鸡回来了,将公鸡给张胖子以后,李明志讪笑着说没事的话,他能不能先回去,家里的老婆孩子还在等着呢。    

    张胖子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挥挥手说去吧。    

    李明志听罢如临大赦一般,点点头一溜小跑的回去了。    

    大爷爷摇摇头 , 说这个李明志太滑了 , 关键时刻什么都指望不上他。    

    我对此倒有些释然了,从这两天村里人的表现,让我知道了冷漠这个词。    

    或许是因为我娘的事情对我打击太大了吧,从那时起 , 我的心智便越发的成熟了起来,有些地方表现的,甚至远超同龄人……

    张胖子用红绳儿把布偶绑了起来,然后带在了公鸡的脖子上。    
    然后张胖子把公鸡交给我,让我带着公鸡围着院子转了几圈,转完之后,张胖子让我抱紧这只公鸡,说一会儿我蒙上被子躺在床上就行,没有他的吩咐,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这只公鸡 , 不然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我了。    

    然后张胖子又和大爷爷两个人忙活了一阵子 , 在院子里用香灰摆了一个大大的八卦阵 , 然后又在我娘的棺材跟前摆了一些贡品瓜果之类的东西 , 看来两人今晚要大干一场了。    

    弄完之后 , 已经十一点多了,再有半个小时就十二点了,用胖子的话来说 , 那个女鬼就会来取我的性命。    

    胖子让我去屋里躺床上睡觉就行了,今晚外面就交给他和大爷爷两个人。    

    要是成功了 , 明早我就能见到太阳,若是失败了,我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点点头,进去之前对着我娘磕了三个头,希望她在天之灵能保佑我吧!
    第六章 成亲
    我按照张胖子的吩咐,抱着公鸡躲在被窝里 , 蒙上头一动不动。    
    也不知怎么回事 , 手里的这只公鸡老实的很 , 不动也不叫 , 估计是张胖子搞的鬼。    

    夜渐渐深了,一直听着外面静悄悄的没有动静,虽然我心中思绪万千 , 但不知怎么的,我的困意竟是渐渐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闷响,听声音就是从院子传来的。    

    张胖子和大爷爷手忙脚乱的声音随之也传来。    

    我轻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身后有个什么东西 , 用手摸了一下 , 顿时感觉一阵冰凉 ,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东西虽是冰凉 , 但是摸上去细腻滑嫩,就像……

    我当时年纪小,接触的东西不多,不知怎么的 , 脑袋里立马蹦出一个女人的腿来。    
    还不待我反应过来,被子慢慢被掀开,我明显感觉到一个什么东西搭在了我的脖子上。    

    窗外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 , 借着月光 , 我看到的是一条洁白无瑕的胳膊。    

    紧接着 , 我身后传来一阵呼吸声,冰冷的气息喷在我的后脑勺上,我顿时忍不住冷战连连。    

    她她她她来了!

    我被吓得牙齿咔咔作响,张胖子吩咐我说过 , 没有他的吩咐,不能乱动。    

    这条胳膊把我的身子转了过去,我被动的翻了个身儿,脸庞触到了一缕黑色的头发,轻轻嗅了一口,一股清香传来。    

    我小时候喜欢闻我娘身上的洗衣粉味道,这缕头发的香味竟是比我娘身上的洗衣粉味道还好闻。    

    一时之间 , 我心底竟是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 心砰砰跳个不停,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抬头看向了躺在我对面的这个人儿,看到她的脸庞时 , 我整个人顿时看呆了。    

    这个女人,哦不,这个女鬼比我们村村长媳妇儿漂亮千百倍,比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明星都好看许多倍。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好看的女人了,好看到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    

    她缓缓把我的手掰开,从我怀里把那只犹如死了的公鸡丢到床下,紧紧抱住了我。    
    我这才惊讶的发现,她竟是浑身赤裸,一丝未挂 , 我顿时陷入温柔乡中。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听她一声娇喘 , 尽管我那个时候不过才十一二岁 , 但小腹却生出一阵火热 , 犹如一根铁棍紧紧顶着她。    

    她抱着我 , 紧紧朝里推去,她似冰,我如火,两人紧紧纠缠在了一起……

    “苏灿,以后你叫我林姐姐便好……”

    我点点头。    

    至于胖子的话 , 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即便是死,死在这温柔乡中,也值了!

    这一晚 , 春意盎然,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翻了个身 , 睁眼一看 , 外面天已经亮了起来。    

    我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床侧 , 心底生出一阵落寞感。    

    昨晚 , 那情景,那滋味……

    坐起身来,我忽然发现枕头旁边又放着一样什么东西。    

    我拿起一看,是一个玉镯子 , 镯子晶莹剔透,入手一阵温凉,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 想必是她留下来的吧。    

    我小心将镯子收了起来。    

    当我穿好衣服 , 看到地上那只公鸡 , 一动不动的,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死了。    

    我猛然醒悟。    

    昨晚……我竟然真的和那个女鬼成亲了?!

    我如坠冰窟,浑身一阵冰凉,我竟然真的和杀了我娘的女鬼成亲了?
    胖子说我一旦和女鬼成亲,便会死去 , 可我现在却活的好好地,难不成张胖子和大爷爷……

    走到门口,见张胖子和大爷爷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我心中走过去探了探鼻息,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还有呼吸。    

    我轻轻推了推大爷爷,大爷爷缓缓睁开眼,看到我以后 , 大爷爷猛地坐了起来 , 看看四周,接着便想起什么似的,忙摸了摸我浑身上下,确认我没有问题之后 , 便问我昨晚发生了什么。    

    接着大爷爷扭头看到正在一旁沉睡的张胖子,推了推他,张胖子这才醒来。    

    见到我和大爷爷以后,尤其是见到我,张胖子一下跳了起来,忙说:“我操,昨晚发生了什么,老子这是睡着了吗?”

    看大爷爷和张胖子的样子,我更加的不解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忙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张胖子挠了挠头 , 想了一阵子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我进去之后,他就和大爷爷准备好 , 在外面守着 , 到了十二点多的时候 , 两个人见眼前闪过一个红色的影子。    

    两人就知道那女鬼八成是来了 , 结果他们还没来得及拿起家伙事儿,身子顿时变得一软,就像是中了迷药似的 , 身子一下也动弹不了了,眼皮也越来越沉 , 直到最后沉沉睡去。    

    再后来,就是我把他们叫醒了。    

    张胖子说完,便忙问我怎么样了 , 昨晚那女鬼到底来没来。    

    一想到张胖子和我说的 , 一旦和那女鬼成亲 , 我便会死去 , 我心底便生出一阵落寞,只好点点头,说来了。    

    张胖子听罢 , 气的一跺脚,不停的来回走动,仿佛受到什么奇耻大辱一般。    

    “奶奶的 , 老子一辈子玩儿鹰 , 想不到最后被一直家雀儿啄了眼 , 不行,这仇一定得报!”

    大爷爷也是又悔又恨,自责不已。    

    事到如今,我都已经和女鬼成亲了,他们再怎么样也没用了 , 想必我马上就要死了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娘,我娘竟是因为我这般白白死去,没能给她报仇,是我最为不甘心的一点。    

    大爷爷问一旁的张胖子,道:“师弟,你看灿灿还有救不?”

    张胖子听大爷爷这么一问,看了我一眼之后,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 , 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我几眼。    

    神色也变得渐渐疑惑了起来。    

    “他娘的 , 这不对劲啊!”他又看了我一眼,“你这小家伙儿不应该活着啊!”

    我……什么叫我不应该活着啊,难不成我现在死了他才高兴吗?

    “师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大爷爷在一旁问道。    

    张胖子说,他行走江湖一辈子了 , 什么冤魂厉鬼也见得不少,鬼和人成亲他也是见过或是听过不少。    

    一般女鬼和男的成亲,男的多半会直接死在床上的,说难听点,那晚男的一般都会控制不住,把一辈子的劲头全撒女鬼身上,最后闹得个精尽人亡,阳气被女鬼吸干殆尽,第二天直接死在床上 , 根本没有人能活着走下床。    

    昨晚我的确和那个女鬼成亲了,结果我非但没死 , 反而活蹦乱跳的还站在这里 , 用张胖子的话来说 , 我这小子精神头儿看上去比昨天强上百倍 , 昨天蔫不拉几的,今天红色红润,生龙活虎的。    

    一个本应该死的人 , 却这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说奇不奇怪?!

    大爷爷听张胖子这么一说,点头说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 , 但是灿灿活的好好的,也算是一件好事,没准是那女鬼幡然醒悟 , 放我们家灿灿一马也说不定呢。    

    没想到张胖子摇摇头 , 立马否决了大爷爷的话。    

    “我说师兄啊 , 你这么大年纪了 , 人也老糊涂了吗?”张胖子竟是有些得意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顺了顺下巴的几撮胡子,继续道 , “咱们就从后山那座阴坟说起,那位置,选的是不是恰到好处 , 正好能形成一座阴坟 , 对方既然是在你们全不知情下进行的 , 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而这个阴谋就是要里面的女鬼和这个小娃娃成亲,废了这么大周折和这个小娃娃成亲了,岂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大爷爷点头,说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这么大费周章的达成了目的 , 又何来的幡然悔悟这一说?”张胖子越说越激动。    

    “那你的意思是?”大爷爷也迷茫了。    

    张胖子抓了抓脑袋,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说完,张胖子不由分说,就让我坐在地上,就要脱我的鞋。    

    脱鞋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张胖子的一双大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了起来。    

    把我的鞋脱下来 , 看到我脚底的时候 , 张胖子顿时一愣,我翻看了一下,发现脚底干干净净的,之前的那几个字竟是没了踪迹。    

    “不对啊 , 这……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道爷我也看不懂了?”

    张胖子思来想去,始终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他似乎还不死心,让我像昨天在坟地上一样,褪去身上的衣服,他要再看一遍。    

    看张胖子眼中满是火热,似乎对这件事着了魔一样,不调查清楚誓不罢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把身上的衣服脱去了。    

    张胖子把我身上的都看了一遍以后,伸手摸了摸我的胸口 , 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接着看我像看一个妖怪一样 , 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我和大爷爷不解地看着他。    

    “你 , 你 , 你现在已经死了!”张胖子因为害怕 , 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看全文可以添加公众号:【北云故事】回复:【阴阳鬼妻】可以继续阅读了
    看全文可以添加公众号:【北云故事】回复:【阴阳鬼妻】可以继续阅读了
    第七章 活死人
    我和大爷爷皆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张胖子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激动。    
    待他从地上爬起来 , 便拉着大爷爷的手说道:“师兄 , 我来之前是不是说你们这里的小事一桩,我一定给你们解决了?”

    大爷爷点点头 , 不明白张胖子这是要做什么。    

    “那 , 那我现在觉得你们个小地方不简单,这事儿大了,我解决不了了 , 我要回去了。    ”

    “什么?”

    张胖子刚才说到一半,为什么摸了摸我的胸口,就吓得要落荒而逃呢?

    “师弟 , 这不是你的性格啊,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走呢?”

    大爷爷企图要阻拦张胖子。    

    张胖子又惊又惧地看着我,说你离我远点。    

    我对他前后这大逆转的态度有些不明就里,但我还是乖乖站在了那里。    

    张胖子拉住大爷爷的手 , 说道:“师兄 , 看在你我是兄弟一场的份儿上 , 我就实话和你说了吧。    ”

    大爷爷点点头 , 说师弟你说。    
    你你
    吗吗吗吗
    吗吗
    你你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龙为什么不飞到国外,只在中国境内飞?
《黑城》——恐怖降临,地狱的大门敞开……
预测贴~讲讲我的修行故事
在美帝一再对中国升级贸易制裁下,如果中国
【新人】测字~解梦~答疑~解惑
泄天机,解开你心中疑惑和谜底
浅谈弗
(新聊斋故事)李家奇遇
【记录】困扰多年的腿毛和唇毛彻底不在
《形意超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0-01-23 16:27:53  更:2020-01-23 16:31:41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头条阅读